•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小小寰球 ->

    歐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山水間:“日不落帝國”終究迎來了余暉,大不列顛淪為小英倫

    時間:2022-12-12 00:09:55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山水間    點擊:

    英國印象2019

    山水間

    前言

    這是我201911月在英國旅游時記錄的感受。當時女王還沒有駕崩,英國還沒有脫歐,中英關系還沒有那么緊張。如果現在舊地重游,感受可能有所不同。但無論如何那段文字記載了當時的真實感受,自有其回顧價值。

    一、特立獨行留尾巴

    第一次到英國旅游,最先碰上的頭痛事是迅速識別英國硬幣——5PPence,便士)、10P、20P……這全是被尿逼的。上了年紀不免尿頻,隔不了多久就得急著拜訪“五谷輪回之所”。歐洲的公廁都是要錢的,沒有硬幣,就沒有上廁所的自由,也談不上不憋尿的人權。剛到倫敦時碰巧遇到帕丁頓火車站(Paddington Station)和西敏市(City of Westminster)街頭公園的公廁不要錢,就誤以為倫敦公廁都免費,于是很高興,想道,真不愧是曾經“日不落”的大英帝國,還有點豪氣,衰落了居然還能不稀罕幾個屎尿錢,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很快就發現這只是誤打誤撞的巧合,倫敦多數地方公廁照樣要投幣。要投幣,就得知道幣值,而英國的硬幣幣值特別難認。我用過的其他國家的硬幣很多都有大大的阿拉伯數字標出的幣值,很醒目,容易看清。但英國的硬幣卻沒有這種阿拉伯數字標值,硬幣上占地方最大最顯眼的總是女王頭像之類,而標出幣值這真正關鍵信息的英文文字卻總是又小又不醒目,辨認起來特別費勁。整天跟硬幣打交道的人自然一看硬幣的大小形狀就能知道哪個是哪個,我可不行,老眼昏花的只能摘了眼鏡對著光亮瞪著眼拼命看哪面刻著英文數字,再看到底是多少,費死牛勁了(見圖)。

    據我了解目前歐洲大陸主要國家的公廁價格一般是一次一歐元,不二價,一視同仁,老少咸宜,童叟無欺。別小看屎尿屁,發財大大的——記得看見一則報道說,瑞士某鄉鎮鎮長告訴記者,來觀光的中國游客即使什么都不買,光公廁收入就足以讓小鎮財政擺脫赤字。英國各地公廁收費有20P一次的,30P一次的,40P一次的。乍一看不算太多,但實際有貓膩:全是機器收錢,不找零,不管投進去多少,少了不行多了不退,而且附近決沒有硬幣兌換機。但誰會事先知道當地公廁收費標準是20P、30P還是40P呢?不知道,自然難以準備準確數額的硬幣,而且即使準備了也難免出錯。硬幣幣值那么難辨認,越內急越看不清,越手忙腳亂越出錯,結果往往是小錢不夠大錢湊,明知吃虧也認了。這樣一算,公廁實際收的錢比名義價格高得不少,而且還很高姿態:不是我哄抬物價,是你自愿孝敬。

    這么無奈孝敬幾次的后果就是決心事先多兌換一點硬幣。但等用鈔票兌換硬幣時又驚訝地發現,英國的鈔票原來不統一,英國有權發行鈔票的銀行居然不止一家。據說英國有權發行鈔票的銀行除了英格蘭銀行外,還有蘇格蘭的三家銀行,而且發行的鈔票式樣還不盡相同,卻同樣有效。市場上流通的同樣面額的鈔票,既有英格蘭銀行發行的,也有蘇格蘭銀行發行的(見圖)。

    對此英國人早司空見慣了,但初見此世面的我卻被繞得眼花繚亂,惴惴然不知是不是碰到了假票子。顯然在英國,學會識別假票子比在別處難好幾倍。

    后來我才知道,如今的英國貨幣體系已經大大簡化了,只有鎊(Pound)和便士(Penny)兩檔,1=100便士,已經很容易計算使用了。過去英國的貨幣繁復得簡直能讓人暈死:基尼(Guinea)、鎊(Pound)、克朗(Crown)、先令(Shilling)、便士(Penny)、法尋(Farthing)……而且都不是十進制:

    4法尋=1便士;

    12便士=1先令;

    20先令=1鎊;

    21先令=1基尼;

    5先令=1克朗……

    市面流通的硬幣更是五花八門:半便士、1便士、3便士、6便士、1先令、2先令 、1鎊、2鎊……

    這么繁復的貨幣體系,外行人看一眼就得發昏,而英國人從小就把這一套玩的溜熟。只要使用這套體系,英國人給別人下套彎彎繞自然容易得多。

    一個貨幣就能讓人感受到英國的特立獨行。統一的國家貨幣應該是統一由一家銀行發行,英國發行鈔票的銀行卻有好幾家,好幾種版本。也就是說,連這種涉及國家統一的問題都特立獨行與眾不同。

    英國的特立獨行不光體現在貨幣上:

    比如,英國是不是歐洲國家?說它不是,它加入了歐盟;說它是,它加入了歐盟又鬧著要退出;真讓它退出,它又節外生枝一連串扯皮。加入歐盟的這幾年也不消停,拒絕歐元,堅持英鎊,電器插頭標準仍然自成一家,跟歐盟和美國的都不同,不能通用(見圖)。

    歐盟要求統一度量衡使用公制,英國改用了公斤、公升,卻繼續使用英里。如今一說開汽車,在歐盟和中國需要計算的是一公升油跑多少公里,在美國需要計算的是一加侖油跑多少英里,在英國則需要計算一公升油跑多少英里,跟誰都不一樣,特立獨行留個尾巴。

    歐盟成員國幾乎都參加了申根協定,彼此免簽自由往來。英國加入歐盟之際就拒絕加入申根協定,但又對許多國家實行免簽。持這些國家護照者憑護照就可以走電子驗照快速通道迅速入境。對列入英國免簽清單的歐盟主要國家和美日等國的人來說,英國的邊境等于開放。但對沒被英國列入免簽清單的歐盟國家來說,英國邊境是封閉的。這一手使英國沒參加申根協定,卻讓歐盟主要國家覺得跟加入申根協定沒太大區別,可以接受,同時又有效地防止在歐洲的難民利用申根協定之便涌入英國。這又是跟誰都不一樣,特立獨行留個尾巴。

    又比如,說英國是民主制國家,它卻保留著國王貴族;說它是封建君主制國家,它卻號稱現代議會制憲政民主的老祖宗,兩頭都沾。這又是跟誰都不一樣,特立獨行留個尾巴。

    再比如,上個世紀50年代,英國一方面跟西方一致對中國封鎖禁運,一方面又跟中國建立了外交關系,卻又只限于代辦級,把大使館設在臺灣。這還是特立獨行留個尾巴。

    看看這些,再回顧歷史,總的印象是英國總是特立獨行與眾不同,總是善于留尾巴。處理第一次世界大戰后歐洲事宜,留下了德波矛盾和蘇波矛盾的尾巴;肢解奧斯曼帝國,留下了中東阿拉伯諸國矛盾的尾巴;處理中印邊界,留下個麥克克馬洪線的尾巴;處理印度獨立,留下個印巴分治的尾巴;處理巴勒斯坦問題,留下個阿以沖突的尾巴;歸還香港,留下個“海外公民”和港獨的尾巴……要說彎彎繞留尾巴,英國稱第二,天下大概沒人能稱第一。

    二、偏好紅色

    倫敦的公共汽車是紅色的:

    倫敦的公共汽車站標志是紅色的圈:

    倫敦的地鐵標志是紅色的圈:

    國家鐵路公司的標識符號是紅色的雙箭頭:

    各地觀光游覽車多是紅色的:

    郵政局的標志是紅色的:

    郵桶是紅色的:

    公共電話亭是紅色的:

    急救設施是紅色的:

    表示哀悼的花圈主體顏色是紅色的:

    宮廷官員的制服和傳統士兵的制服都是紅色的:

    連英國人口語中最常見的語氣詞也帶紅色。比如Bloody這個詞,是血、血紅、血腥的意思,但它有以下搭配:bloody good, bloody bad, bloody poor,bloody idiot,bloody useless,bloody well……在這里“Bloody”的作用大概跟中國人的國罵“他媽的”、北京話里的“忒”、東北話里的“賊”差不多,上述那些話的意思大約相當于“真他媽的棒”、“真他媽的壞”、“真他媽的破”、“忒笨”、“忒沒用”、“賊來勁”……但在這里Bloody不能硬譯,否則就成了“血一樣棒”、“血一樣壞”、“血一樣破”、“血一樣笨”、“血一樣沒用”、“血一樣來勁”……這樣譯,中文意思就全變了味。中國俗語里跟血沾邊的似乎都沒有什么好意思:血紅、血色、血淋淋、血光之災、倒了血霉、血刺啦乎……仔細琢磨起來,這大概跟文化精髓有關。中國人更喜歡紅,但那是用紅來象征吉祥喜慶、歡樂愉快,決不能沾血。中國文化里的東西只要一沾血,要么不是什么好事,要么是嚴肅沉重的話題,跟吉祥喜慶、歡樂愉快就對不上號了。由此看來,中國老百姓的內心或者說中國文化的精髓都是愛好和平、不喜歡血腥的。

    英國人就沒這忌諱。偏好紅色,又總是“血”不離口,這二者之間有沒有什么內在聯系?如果沒有,那還可以解釋為“偏愛紅色”;如果有,那解釋起來可能就有點嚇人了——“嗜血”。

    三、老謀深算管理精

    英國之行的一大感受是:作為曾經的“日不落”帝國,英國人不愧是搞管理的老油條,算計得特精明。

    1.街道名稱和門牌號碼標識清晰、醒目、標準

    到陌生地方旅行,最頭疼的事之一是找路。即使有GPS,也代替不了用人工辨認來核實眼前的地方是不是自己要找的。找路最怕街道名稱和門牌號碼不好找甚至找不著,或者太小看不清,或者沒規律。而我所到過的英國城市街道名稱和門牌號碼都標識得十分清晰、醒目、標準,即使開著車找也很容易一目了然,找起路來很方便。(見圖)

    街道名稱和門牌號碼的標識清晰、醒目、標準,陌生人找路自然方便迅速,自然節約時間。如果是來辦事做生意,那效率自然高。全國處處如此,那就意味著提高了整個社會的運作效率,無形中降低了社會成本,間接促進了經濟發展。這是一次性投資,永久性收益。雖然事情似乎不大,但從管理的角度看,算計得十分精明。

    不過規律總有例外,我就被這種例外涮了一回:在倫敦時忽然看見貝克街(Baker street),一下子想起柯南道爾筆下的大偵探福爾摩斯和華生醫生就是住在貝克街221B,便好奇地想去看看實際情況究竟如何。我便沿著貝克街一路找過去,依次經過211號、213號、215號、217號、219號……一直都挺規律,偏偏過了219號就不規律了,接下來的門牌號碼一下子跳到了兩百三十幾號,讓我莫名其妙。等經過了235號之后才發現真有221B,堂而皇之注明是福爾摩斯博物館,門口還站著一個穿著老式警察制服的職員(見圖)。一問才知道原來貝克街221B本來是小說虛構,實際并不存在。但福爾摩斯探案小說發表后,按這個地址給福爾摩斯寫信的、親自登門拜訪福爾摩斯的人絡繹不絕。于是倫敦當局將錯就錯,真弄出一個貝克街221B,辟為福爾摩斯博物館,賣門票參觀,還挺賺錢。后來市政街道門牌調整,按新的門牌排序福爾摩斯博物館的地址編號不是貝克街221號。市政當局打破了通常的排號順序,讓福爾摩斯博物館繼續保持貝克街221B這個地址。規矩是規矩,生意是生意,在這種關頭,號稱古板的英國人看來一點也不古板。

    2.馬路人行道地面上的提示

    英國是靠左行駛,來自靠右行駛的國家的人到英國過馬路必須完全顛倒從小養成的習慣,不能先看左后看右,而必須先看右后看左(但倫敦有很多路口是分叉的單行線,此時就不能機械地遵循“先看右后看左”,而是先弄清車來的方向,不管是踏上馬路還是越過馬路中線都盯著這個方向看)。而多年養成的習慣成自然一下子徹底顛倒過來談何容易,很容易犯暈。在車水馬龍之中犯暈極其危險。記得丘吉爾在回憶錄說他在美國就犯了暈,過馬路按照英國習慣先看右后看左,結果被撞了個半死不活。習慣靠左行駛的人到了靠右行駛的國家容易犯暈,反過來也一樣。每年到英國來的來自靠右行駛的國家的人不知有多少,過馬路犯暈的情況不知有多少。

    英國處理的辦法很巧妙:不指望你短期改變習慣拼命記規則,而是直截了當告訴你何時何地該朝哪邊看。如果車輛來自右方,就在馬路人行通道的地面上直接刷出“朝右看”,反之就刷出“朝左看”,一目了然(見圖)。這個法子雖然簡單,卻非常實用。我每次過馬路再也不用傷腦筋折騰什么方向坐標轉換,低頭一看提示就行了。

    過馬路之前的提示:看右邊!

    過了馬路中心線后的提示:看左邊!

    不但制定規則,而且搞出簡便易行的辦法使規則易于被遵守,尤其是被已經養成與規則完全矛盾的習慣的人不費多大勁就遵守。這很考驗管理者的功力。

    3.為什么倫敦的公共汽車是雙層

    早知道倫敦的公共汽車是上下兩層,只是不知道原因。全世界那么多首都大城市,為什么只有倫敦以雙層公共汽車出名?難道是純粹是為了標新立異顯得與眾不同?等到了倫敦實地一看,才明白這很有道理。

    倫敦很大,街道又窄,英國的普通公路似乎都挺窄。印象里不管是小汽車還是公共汽車,只要有機會都喜歡越線占著兩個車道開。一旦不得不老老實實縮進一個車道,十之八九小心翼翼快不了。倫敦不僅街道窄,而且曲里拐彎不規則,好些交叉路口都不設紅綠燈,用的是交通轉盤。這些交通轉盤直徑一般沒多大。有一次找路,GPS指示越過一個交通轉盤就到,但我轉來轉去就是找不到

    這個轉盤。在我印象里交通轉盤怎么也得直徑二三十米以上,可當時目力所及根本就看不到這么大的圓形物體。最后才發現我人就踩在轉盤上,卻愣是沒認出來,還以為是個大井蓋。

    街道窄,公共汽車寬了就過不去,交通轉盤直徑小,公共汽車長了就拐不過彎來。不能寬又不能長,為了對付倫敦這個大都市潮水般客流還得盡量多載客,那唯一的出路就是在高度上做文章,朝上發展,多加一層。但這樣一來車體的重心就高了,開快了容易翻車??墒窃趥惗剡@個到處堵車的地方想開快車也沒門。這么利弊一平衡里外一算賬,雙層公共汽車是最佳選擇。不過這個最佳選擇只有在倫敦這個城市的具體情況下才最佳,換個地方就未必最佳了。在英國其它街道不那么窄、交通轉盤直徑不那么袖珍的城市,公共汽車就不一定是雙層的,很多是普通結構,以避免重心高的風險。英國人的善于算計在這里決不含糊。這倒讓人想起有些城市街道挺寬,交通挺通暢,平均車速很快,卻不管三七二十一照搬倫敦的雙層公共汽車,還覺得是搬來了時髦玩意先進經驗,真應了一句成語——東施效顰。

    4.“善意取得”與“免費開放”

    在希臘雅典參觀時,導游說,我們好些文物珍品都在倫敦大英博物館里。希臘政府幾次交涉想要回來,英國人就是不干。最近的一次要求又被拒絕了。這時一個英國游客插嘴說,我們大英博物館的一切展品都向全世界免費開放,全人類都能欣賞到。而希臘的博物館都要錢,門票還特別貴。這番說辭讓希臘導游好像一時不知說什么好。我當時聽了也覺得似乎有點道理。

    在倫敦參觀時,英國導游倒也不忌諱,坦然承認大英博物館里好些展品是別國的珍貴文物。但她馬上就強調說:第一,大英博物館的一切都不是偷來的搶來的,而是“acquire”來的。她特別說明“acquire”是一個專用術語,是很正面的詞匯。(但實際一說“acquire”,許多人都笑了。)第二,英國一切公立博物館都是免費的,讓全人類的文物財富全人類都能免費享受到。

    圖,在大英博物館里看到的來自希臘雅典萬神廟的部分文物:

    英國導游的這番說辭讓我很好奇,尤其是這個“acquire”,到底有什么神奇之處,能讓英國人憑一個詞就能這么坦然面對一切指責呢?

    我特意核對了字典,“acquire”的意思就是“取得”、“獲得”、“得到”。單從字面上看,似乎也看不出有什么奇妙之處。琢磨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這不就是《物權法》里說的“善意取得”嗎?即:我這里的一切寶貝都是按照合法正當的程序獲得的。至于這些寶貝最初是怎么弄出來的?不管偷來的、搶來的、走私來的、敲詐勒索來的、坑蒙拐騙來的……那都是以前別人干的事,與我無關。根據《物權法》,這些都屬于“善意取得”,都是合法財產,都受《物權法》保護,理直氣壯,正大光明。

    明白了這一層,才明白英國人真油,早就料定文物的原主早晚來要求物歸原主,早就挖好法律大坑在這里等著了。想要回去?先打官司。大英帝國的法律可不是吃素的。只要你沒本事顛覆我的司法體系,想完璧歸趙門也沒有。這一下就把道義問題變成了司法問題,毫無愧疚了。

    至于英國公立博物館免費開放,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覺得還有點道理。還是夫人一眼看出了貓膩兒,說:“注意到沒有?公立博物館里凈是acquire來的別人的文物,而私立博物館里基本都是英國自己的文物,這些可都不是免費的。換句話說,自己的寶貝都收費,別人的寶貝才免費。”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讓我一下子回過了味:對呀,在希臘看希臘的文物要交錢,在中國看中國的文物要交錢,在英國看英國的文物不也得交錢嗎?圣保羅大教堂、西敏寺大教堂、倫敦塔、莎士比亞博物館、狄更斯博物館、福爾摩斯博物館……只要是英國的國粹,幾乎沒有不收費的,甚至公立的也會照收不誤。比如丘吉爾作戰室(Churchill War Rooms)、議會大廈、白金漢宮等,這些地方都應該算公立的,照收費不誤。說別國的博物館收費貴,到這里一看,英國收費的博物館同樣貴,甚至更貴??梢娫趯Ρ緡奈锊┪镳^收費這點上英國并不比其它國家大方豪爽,大家彼此彼此。這也無可厚非:我祖先創造的寶貝憑什么讓人白看?收費理直氣壯理所當然。

    明白了這一層,才回過味兒來,才悟出英國免費開放擁有大量它國文物的公立博物館的背后是極精明的算計:

    第一,如果收費,文物原始擁有國的人會說:好哇,我們的國寶你拿去賺錢,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非收回來不可。這就很容易獲得同情。

    不收費,英國就可以搶占道義制高點,宣稱:我占有你的國寶不是為了謀私,而是在保護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讓所有的人都能享受到。目的如此崇高,我當然有理由保有,你也沒理由要回。這就能忽悠住不少人,降低文物原始擁有國索回文物的壓力。

    第二,不收費,反而更容易撈錢。大英博物館不收費,但里面到處是勸募捐款的功德箱,走不多遠就能撞見一個:為了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請捐五鎊;沒走幾步又撞見一個:請捐五鎊……

    欣賞了大量世界級文化遺產精品之后,人們的心情一般都不壞,很容易被這些募捐箱打動:白白享受了這么多文化藝術之美,不有所回報也有點說不過去。門票免費,可見不是生意而是為了人類共有的文化遺產這崇高的事業。捐錢只會用于公益而不會變成私利……大量世界級文物的魅力加道義的制高點很容易打動人心,心甘情愿去掏腰包,而且上不封頂。這樣來的收入不見得比直接收費來得少,但是瀟灑超脫,名聲還好聽。

    第三,有世界級文物精品薈萃加不收費的名聲,就少不了來自全世界想欣賞這些文物精品的人。雖然大英博物館不收費,英國的旅館飯店交通可一個子都不少收。加上旅游紀念品買賣,不收費的博物館明里暗里為大英帝國的GDP不知做了多少貢獻。

    知道了“善意取得”與“免費開放”奧妙,看清了英國博物館收費與不收費的規律和背后的貓膩,才能知道英國人的管理算盤打得有多精。

    5.干凈整潔的倫敦唐人街

    參觀完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后,忽然看到谷歌地圖顯示倫敦唐人街就在附近,就順便去逛了逛。一見之下很是驚訝:這么干凈整潔,沒什么異味,還是步行街,跟我在其它國家見到過的唐人街很不相同(見圖)。

    同樣是唐人街,別處一個樣這里又一個樣,差別顯然全在管理,沒兩把刷子做不到這樣。

    6.物人結合?物勒工名?

    走過倫敦塔橋的時候,我看見橋上人行道地面上有一條藍線,線上沒多遠就有一塊圓形銅牌,銅牌上面有字。仔細一看,上面刻的是大橋工作人員的姓名、職務和年代數字,看樣子是服務年代。職務有橋長、工程師、木匠、鐵匠、搬運工、廚師等(見圖)。

    一開始我以為這是一種責任制,像《呂氏春秋》上闡述的“物勒工名”那樣,把器物制造者的名字刻在上面,以便追查責任。但仔細想想又不像,因為銅牌上標注的好些人的服務年代跟塔橋建造的年代對不上,而且人數也對不上。后來我在泰晤士河邊一張游人座椅上也看見了類似的紀念職工的銘牌(見圖),才覺得這很像是一種表彰——把要表彰的人的名字刻在銅牌上,安放在本人工作過的地方或公共場所的設施上,讓人們都看得見,作為一種永久的表彰和紀念。

    Tom Milgoy,市府員工,1948-1985

    如果這些確實是為了表彰,那倒是一個不錯的管理辦法。

    第一,體現了一種公平:大人物或者有不凡之舉的人不用操心就有人塑像立碑,史上留名;有錢的捐個公共建筑,哪怕只是在公園公共場所捐個公共長椅之類也能給自己刻牌留名。無名無錢的普通打工者就不行,即使非常勤奮努力照樣活著默默無聞,死了一切皆空,社會根本不會知道這些生命的存在,仿佛世界上從來就沒有過,自然也不會知道他們的貢獻,再勤懇努力也跟混日子的沒什么區別。而這種法子給了小人物一個機會:只要兢兢業業干好本職,即使沒有轟轟烈烈也能得到社會的承認,史上留名。

    第二,有利于促進社會對平凡勞動的認同和尊重:比如公園里的長椅子,如果是花錢捐贈的,原來不認識的人看了后除了覺得這人有錢外不太容易產生其它感覺。不管如何介紹,也不免讓人覺得是在自說自話,自己花錢夸自己,實際情況難說。這有點像公墓,墓碑再精致,墓志銘再精彩,在其它人眼里也難免是用錢堆出來的主觀夸張的一家之言,除了自家親朋好友,它人難有興趣細看,也看不過來。而這種表彰標牌就不同,它客觀上實際是社會對任勞任怨平凡勞動的一種肯定和表彰:如果不是一貫兢兢業業勤奮努力而是吊兒郎當敷衍了事,人們會無緣無故刻牌紀念一個默默無聞、沒有什么轟轟烈烈非常壯舉的非親非故的普通小人物嗎?

    第三,物人結合,相得益彰:原來倫敦塔橋在我眼里是沒有生命的東西,感興趣的無非是什么時候建的,結構上有什么特色,有什么功能等等。而那些銘牌則讓我忽然覺得這座建筑不只是鋼鐵水泥,還承載著許多普普通通的人的故事,承載著許多生命。公園的長椅也一樣。沒有紀念銘牌,對路人來說這張椅子跟那張椅子都一樣,沒什么區別。有了紀念銘牌,每張椅子都有了自己獨特的故事,不再是死東西,而好像承載了人生,有了靈魂。而被紀念的人雖然不在了,名字卻借助椅子長久地留了下來,不再一死皆空,如塵如土泯滅無痕——物能永久,但沒有生命;人有生命,但不能持永久。二者一結合情況就不一樣了。這確實是有助于鼓勵兢兢業業勞動、凝聚人心的好辦法。

    7.檔案資料管理體制完備

    我在英國各地所見的陣亡將士紀念碑都不是無名的,而是有名有姓地給出本地所有陣亡將士的具體姓名甚至軍銜軍號,說明是哪場戰爭陣亡的,哪怕是百多年以前的戰爭也不例外(見圖)。而要做到這點,沒有完備的檔案資料肯定不行。這背后體現的是一套持之以恒的完整的全國性檔案信息管理系統。

    倫敦附近雷契蒙得鎮(Richmond)一戰二戰陣亡紀念碑上鐫刻的本地陣亡將士名單

    蘇格蘭愛丁堡的南非戰爭(1899-1902)陣亡將士紀念碑上鐫刻的本地陣亡將士姓名、軍銜及軍號。

    四、善于宣傳

    久聞英國人善于宣傳。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仗打得不咋地,吹卻誰也比不了——二戰所有參戰國的頭頭腦腦里,只有英國的丘吉爾留下了全套回憶錄,洋洋撒撒,妙筆生花,成了給那段歷史下結論的權威大拿。其它國家實力再強,在這方面也只能甘拜下風。這次到英國一看,這個國家的整個環境簡直到處都是潛移默化宣傳教育的經典,難怪會出丘吉爾這樣的宣傳大師。

    1.寓歷史教育傳統教育于日常生活之中

    不止倫敦人,恐怕是英國人就不會不知道倫敦的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是圣誕和新年聚會慶??駳g的地方,而滑鐵盧大橋(Waterloo Bridge)則有旖旎浪漫的味道——不知道這是不是費雯麗主演的愛情悲劇電影“滑鐵盧大橋”(Waterloo Bridge,中文譯名《魂斷藍橋》)的功勞,反正英國導游介紹說倫敦滑鐵盧大橋是有名的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既然跟日常生活掛上了鉤,那不用大張旗鼓,人們尤其是年青人自然而然就能知道“特拉法加”和“滑鐵盧”這個名字,然后知道其由來——特拉法加大海戰和滑鐵盧大決戰,然后知道打敗法國艦隊的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和最后擊敗拿破侖的英國公爵威靈頓,順便摟草打兔子,得知與此相關的種種——納爾遜紀念柱(Nelson's Column)、威靈頓拱門(Wellington Arch)、威靈頓博物館(Apsley House)、納爾遜生平所指揮的4場戰役、他手下得力干將……然后自然而然產生自豪感,歷史教育和傳統教育就這樣不聲不響不知不覺就完成了。這比單純靠教課書描述、老師硬性灌輸、學生死記硬背、考試檢驗效果的法子顯然有效得多

    雖然英法如今是盟國,但英國人好像一點也不在乎法國人的感受,照樣哪壺不開提哪壺,到處命名“滑鐵盧”:“滑鐵盧大橋”、“滑鐵盧旅館”、“滑鐵盧站”、“滑鐵盧市”……我們的英國導游好像特別喜歡調侃法國,比局座調侃三哥還來勁:

    “拿破侖修了個凱旋門,我們修了個打敗拿破侖的凱旋門”。

    “法國從來沒有打敗過英國”。

    “英國在滑鐵盧打敗拿破侖之后,英法就再也沒打過仗,百年無戰爭”。

    “倫敦除了大本鐘外還有個小本鐘。小本鐘是法國送給英國的,據說是為了表示友好。英國好像只說了聲謝謝,什么也沒有回贈”。

    “法國人穿過英吉利海峽隧道到英國,登陸的第一站就叫滑鐵盧”。

    “英國為什么靠左行駛?因為古代騎士相遇,如果有敵意就要拔劍決斗。劍掛在左邊,用右手拔劍??孔笞邥r拔劍決斗才順手。如果沒有敵意,就要互相伸出右手拍一下證明沒有拿武器,靠左走時相互擊右掌才方便。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靠左走的慣例。但拿破侖是個左撇子,他靠右走時拔劍才順手。他把他的習慣強加給了歐洲大陸,所以歐洲大陸都靠右行駛。” (注:我所知道的靠右行駛的由來是另一種版本:古代士兵左手持盾,右手執矛。人的心臟在左邊,左手持盾便于保護心臟。兩軍相遇錯過時,如果靠左行進則持矛的一側相鄰,矛與矛一旦蹭上容易擾亂隊列??坑倚羞M則持盾的一側相鄰,盾與盾相互蹭上關系不大。因此古代軍隊相遇交錯行進時都靠右行。英國導游關于靠右行駛的由來的說法似乎調侃拿破侖和法國人的成分居多。為此特地聲明:本文所述一切凡是聽來的,均僅供參考,不保證其準確性和普遍性。)

    我起初也不明白英國人到處命名“滑鐵盧”時為什么會絲毫不在乎法國人的感受,后來想通了:對本國重大歷史事件,本國人尤其是年青人的感受比外國人的感受更重要。國家與國家的關系可以變來變去,國家關系一變,外國人的感受也說變就變,不能犧牲本國人尤其是年青人的感受去迎合說變就變的外國人的感受。如果國家利益一致,用“滑鐵盧”命名這類小事影響不了兩國關系。如皋,如果國家利益沖突,再小心翼翼照樣能從雞蛋里挑出大骨頭來。

    如果中國人也這樣看,說不定會命名出平型關廣場、狼牙山大道、南沙拱門、達旺大街、上甘嶺大廈之類。

    2.宣傳的藝術與藝術的宣傳

    走在倫敦市中心,感覺似乎在參觀一個巨大的藝術展覽,周圍建筑古色古香不說,走不多遠就能看見一個藝術品,不是雕塑就是紀念碑,有時連路燈基座、路邊長椅、門牌標志都顯得很藝術。

    看到的東西越有藝術性,越能引起我的好奇心,越想做進一步的了解,越忍不住仔細閱讀相關的說明銘牌之類。這樣的藝術品看了幾次,我突然感到自己不知不覺按照這些說明銘牌的描述來記憶歷史、解釋歷史。如果這些東西是教科書里要我死記硬背的教條,我肯定沒那么大興趣,也記不住。

    這真是高明的宣傳。不直接灌輸,而是宣傳的藝術,藝術的宣傳,城市變藝術博物館,藝術變傳統教育道具,精美的街頭雕塑,精明的帝國宣傳,讓人在不知不覺的藝術欣賞中潛移默化接受自己對歷史的一切描述。

    仔細一想,實現這種高明的藝術宣傳需要幾個條件:

    第一,精美的藝術。藝術性越強,越能吸引人,宣傳力越強。

    第二,描述的都是真人真事。如果不是真人真事吸引力馬上能掉一半。

    第三,有詳盡的說明,沒有說明,人們不知道描述的是什么,不會有太大的興趣和印象。

    第四,相對集中,讓人看完一個又一個,不知不覺沉湎其中流連忘返。

    第五,交通近便,不在商業中心但離繁華地區不遠,不需要專程花時間跑老遠地方,讓人能利用閑暇時間順便觀看。

    第六,沒有時間限制,不收費。

    英國尤其是倫敦的街頭藝術大都滿足這些條件,讓外來游客不知不覺從藝術欣賞中接受英國對相關歷史的各種解說,實現了“宣傳的藝術與藝術的宣傳”。

    五、外國也有

    英國之行一大感慨:原來有這么多東西都不是國粹,外國也有的!

    1.古今雜燴不倫不類

    原來老聽到有人抱怨:北京現在成什么樣子了?天安門、故宮跟“大褲衩”、“大糞蛋”混在一起,古今雜燴不倫不類。

    這次來英國一看忍不住樂了:敢情倫敦也這樣?。。ㄒ妶D)

    最好玩的是英國議會大廈和大本鐘——從河對面看,這邊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傳統建筑,但從旁邊看,古色古香正對著一個現代味道十足的旋轉觀光輪盤,像兒童游樂場里的大輪盤,名曰“倫敦眼”(London Eye),更確切地說,叫“可口可樂倫敦眼”(The Coca-Cola London Eye,好像是誰出價高就冠誰的名,目前承包的是可口可樂公司)。官方發表的倫敦議會大廈和大本鐘照片當然只有古色古香的傳統建筑群,但現場一看,一邊是古色古香,一邊是現代時髦,對比鮮明,相映成趣,往好聽了說是今古奇觀,往難聽了說是不倫不類(見圖)。

    倫敦導游有些無奈地解釋說:“‘倫敦眼’本來是臨時建筑,說好到時候就拆的。但建成了就忘了拆,一直臨時到現在,成了倫敦一景。沒辦法,它太賺錢了。”

    2.天網系統

    剛到英國時看到到處是CCTV標記,不禁一愣,條件反射地想到中國中央電視臺(CCTV),覺得有點奇怪:中國中央電視臺怎么跑到英國來了,還這么拉風?一問才知道CCTV在這里的意思是“閉路監控”(Closed Circular Television)。

    在英國呆得越久,轉的地方越多,越感覺在英國CCTV似乎成了公共生活的一部分,犄角旮旯無處不在(見圖)。原來天網系統不是中國的國粹,英國也有。

    3.婆婆媽媽,嘰嘰呱呱

    都說中國大媽嘰嘰呱呱,到英國一看,敢情英國大媽嘰呱起來毫不遜色,不讓中國大媽專美于前。

    這種感覺第一次產生在倫敦地鐵里——剛上地鐵坐下,就看見對面倆英國大媽正聊得起勁,眉飛色舞嘰嘰呱呱全神灌注,你一言我一語不帶歇氣的。地鐵開了一路,倆人聊了一路,直到我們下車人家還在興高采烈沒聊完。盡管膚色不一樣,語言不一樣,但情景跟中國大媽街長里短的樣子一模一樣。要不是怕引起版權糾紛,我真想把這生動的一幕照下來。

    我對自己說這是發生在兩個老熟人之間的事,沒有普遍性。然而就在出地鐵等綠燈過街那短短一瞬,旁邊倆英國大媽的一段對話就恰好飛進了耳朵:

    “我有倆兒子。你呢?”

    “我有仨閨女。”

    “結婚了嗎?”

    “都搬出去啦。”

    ……

    我差點笑出聲來:這英國大媽跟中國大媽怎么這么像???一聊兒女馬上就近乎,關系突飛猛進。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天下大媽是一家。

    4.名人逸事蜚短流長

    導游跟大家說:“剛才吃黃油面包,先往面包上抹黃油再往黃油上抹果醬的請舉手……祝賀你們,這是正確的程序。先往面包上抹果醬再往果醬上抹黃油的請舉手……恭喜你們,女王陛下也是這么干的。”

    5.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導游發給每個人一塊圓圓的薄點心,厚度比常見的餅干厚一些。等大家吃完后問:“剛才大家吃的是什么?”

    大部分人都回答說是餅干。

    導游一臉的詭譎:“你們肯定真的是餅干?有沒有人有不同見解?”

    有幾個人猶猶豫豫地說:“吃起來有點像蛋糕。”

    導游說:“認為是餅干的請舉手。”

    絕大多數人都舉起了手。

    “認為是蛋糕的請舉手。”

    舉手的人寥寥無幾。

    導游說:“認為是餅干就太遺憾了。如果是餅干,你們要買就得多付20%的稅。”

    “這是一個很有名的法律判案。英國稅法規定,必需品(Essential)免稅,奢侈品(Luxury)要征20%的稅。”

    “蛋糕屬于必需品,免稅;而餅干則屬于奢侈品,要征20%的稅。”

    “于是有一家公司生產出了剛才你們吃掉的那種點心,樣子像餅干,吃著像蛋糕,宣布這是蛋糕,屬于必需品,不上稅,賣得很火。然而稅務局不干了,說這是餅干,必須按奢侈品征稅。”

    “結果兩家鬧上了法庭,鬧得法官都頭大:蛋糕還是餅干?怎么定義?成分配方一樣,味道一樣,功效一樣,沒法區別。收稅的說餅干是硬的,蛋糕是軟的,廠商說跟蛋糕放久了會變硬。餅干放久了會變軟,而我的產品放久了會變硬,所以是蛋糕而不是餅干……最后法官一錘定音:蛋糕!必需品!免稅!”

    于是這種樣子像餅干吃著像蛋糕的產品就大紅了起來。這家善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廠商因此也出了名,大撈了一票。

    導游還介紹了好幾個“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故事:

    剃刀(razor),男人用就是必需品,免稅,女人用就是奢侈品,20%的稅。

    香腸卷(sausage roll,烤香腸,英國很流行的食品),如果是剛烤出來熱騰騰的就賣,那就是必需品,免稅。如果已經冷了要熱一下再賣,那就是奢侈品,20%的稅。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必贅述。

    (注:我不知道導游講的這些例子是過去的故事還是現在仍然有效的情況,僅僅是照樣敘述。不過說到香腸卷,我從倫敦諾丁山(Notting Hill)農貿市場上買的現烤出來的熱騰騰的香腸卷比同一天晚些時候在博羅農貿市場(Borough Market)上看到的烤好的香腸卷確實便宜得多,一個是1.5英鎊一根,四根5英鎊,合一根1.25英鎊,一個是3英鎊一根,貴了一倍還多(見圖)。這里也許有稅收的因素,但肯定還有其他因素——大小似乎不完全一樣,且一個是專門面向本地人的,一周只周六開半天,全在露天,沒什么房租折舊之類,管理費也低。一個是主要面向各國游客的,全年開放,成了旅游景點,房租管理費之類少不了。)

    諾丁山農貿市場

    博羅農貿市場

    諾丁山農貿市場的香腸卷1.5英鎊一根,45英鎊

    博羅農貿市場的香腸卷3英鎊一根

    6.“唐伯虎點秋香”

    對倫敦皮卡迪里廣場(Piccadilly Circus)的各種文字介紹不可勝數,但這次倫敦導游介紹的也許是民間口口相傳的版本卻最別具一格:

    這里原先是倫敦最高級的社交場所,成員只接納紳士,不接納女士。來這里的都是最有身份的成功男士,穿著最得體的衣服,喝著當時最昂貴的飲料——咖啡,談論著最高級的話題。不過紳士歸紳士,男人歸男人。一群紳士聚在一起,就不免男人本性發作,干出一些不那么紳士的事來。不是成員不接納女士嗎?那就另帶女人,這次帶這個,下次再換一個。帶誰呢?讓候選的姑娘們在門前街道上排成隊,由紳士們挑。于是就有了“挑選女人”(英文發音是“皮卡里迪”,Pick a lady)的名聲。但直接叫“皮卡里迪”(“挑選女人”)太露骨,太不紳士了,所以紳士們就把拼寫改了改,把pick改成音同字不同的picc,這樣“挑選”這個詞就不見了,再把“女人”(“里迪”)改成“迪里”(“lady”變成“dyla”,最后成了“dilly”)。這樣“女人”這個詞也不見了,原來聽上去不太紳士的“挑選女人”(“皮卡里迪”)就變成了現在聽起來很高大上的“皮卡迪里”(Piccadilly Circus),現在成了倫敦著名一景。

    導游的這番介紹讓我差點捧腹大笑:這不就是英國版的“唐伯虎點秋香”嗎?往香艷了說是“唐伯虎點秋香”,往難聽了說是“偽君子挑婊子”。中國自古就有“是真名士自風流”,“一臉的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盜女娼”,原來英國也有的!敢情天下名士都一樣,天下紳士也差不多。

    六、落日余暉——“大不列顛”與“小英格蘭”

    1.理想很豐滿——“大不列顛”

    1)紳士之風尚在

    倫敦人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正面:衣冠楚楚彬彬有禮,用導游的話說是“時時保持形象”(Keep up with your appearance)。

    每逢問路,對方總是耐心熱心不厭其詳不說,好幾次干脆直接帶路。

    更想不到的是在沒有紅綠燈的地方居然總能車讓行人過馬路,很有紳士風范。

    這讓我大感意外——我以前的經驗是越是大城市,開車的越沒耐性。不管是紐約華盛頓洛杉磯還是北京上海廣州,小汽車不搶道就已經算客氣了,指望在沒紅綠燈的地方車能主動讓行人過馬路簡直有點異想天開。而在倫敦這么個世界級大都市這居然不是做夢,幾乎每次在沒有紅綠燈的地方過馬路時都是車主動讓人。有一次走著走著停下來扭頭看夫人照相,不想一回頭看見一輛汽車正停著等我過馬路,這才發現無意中站在斑馬線邊上了,很不好意思。

    但凡事都有例外,我就差點栽在“習以為常”上——過馬路時又習以為常地以為車會讓人,沒留神,沒想到車毫不減速猛沖過來一閃而過,差點撞上。定睛一看才發現開車的是個大胡子。

    不過這僅僅是我這次英國行中的一個孤例。撇開一切,單憑對倫敦人的印象就能讓人感到當年“日不落”大帝國的紳士之風還沒斷線。

    2)老驥之志猶存

    我們游覽倫敦附近一個小鎮的時候,突然看見小鎮廣場上人群聚集,人人表情肅穆,還有樂隊出動。我好奇地問警察出了什么事,答曰是正在悼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陣亡軍人。我有點奇怪: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日是1111日,而那天是1110日。警察說因為那一天是星期天,所以一切悼念活動提前到那天舉行。

    我沒想到英國人對陣亡軍人的悼念顯得如此自發、隆重而廣泛。小鎮不大,但廣場上聚集的人很不少(見圖)。

    很多人胸前佩戴表示悼念的紅花

    小鎮陣亡將士紀念碑前堆滿花圈

    有不少老兵

    有穿著各種制服的青少年

    有一臉稚氣的孩子

    有精神抖擻的精干小伙

    有左手左腳“一順拐”的菜鳥

    到了倫敦又看見退伍軍人在正規軍樂隊的伴奏下列隊行進悼念陣亡軍人

    表示悼念的紅色花圈和小紅花到處可見,西敏寺大教堂(Westminster Abby)周圍也不例外

    看到這一切,聯想到英國最能持久打動人心的動員口號:“讓大不列顛再次偉大!”(Make Great Britan great again?。?,以及最能持久受歡迎、英國學校必教、重大場合必合奏齊唱的歌曲——英國海軍軍歌:“統治吧,不列顛!不列顛掌握著海上的霸權!”(Rule,Britannia!Rule the waves?。┻@歌詞讓人感到英國人內心深處有個揮之不去的英國夢,再現大英帝國昔日的輝煌。雖然是老大帝國,但老驥之志不滅,理想仍然豐滿。

    2.現實很骨感——“小英格蘭”

    倫敦居,大不易。

    如果不差錢,那在倫敦過日子是很愜意的。有一句名言:厭倦了倫敦,就是厭倦了生存。(When a man is tired of London, he is tired of life.

    我印象很深的是導游介紹倫敦有一條街全是鞋店,個個都不帶重樣的,全是根據客戶需要專門定制??蛻糇哌M店里可以一邊品嘗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或濃咖啡,一邊尋找最合腳的鞋子。在那里可以找到最齊全的款式和尺寸,每雙鞋都用最好的自然拋光的小牛皮,采用最高級的鞣制處理,能完全展現牛皮的自然紋理,且不會對瑕疵進行人工處理。由此打造的皮鞋具有無與倫比的色澤和光澤。每雙皮鞋都經過手工切割,確保一流品質。最終成品將進行手工打磨,使皮面擁有理想色澤和品質。這樣的皮鞋絕對舒適美觀,但價格絕對能震人一跟頭。

    如果是普通打工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在倫敦見到的公共汽車司機、地鐵職工、火車職工幾乎全是黑人,旅館的服務員幾乎全是白女孩,但大多數英語口音聽起來有點怪,看上去不像英國人,倒有點像來自東歐。(聽她們發音時我總忍不住想起趙麗榮那略帶唐山味兒的小品:“標準的、正宗的倫敦音”)。而經營專賣蔬菜水果和糧食的小超市的幾乎全是穆斯林。這種小超市在倫敦大眾居住區到處都是,其價格一般比正規的大連鎖超市便宜。我別的沒記住,只記得西紅柿價格,大連鎖超市最便宜的一公斤也要3.4鎊,而附近的一家小超市是2.7鎊。我問小超市老板幾點開門幾點關門,回答說日夜營業,一周七天,一天24小時不間斷。這是大連鎖超市沒法比的。如果我買菜,肯定會優先光顧這種小超市。有人奇怪為什么穆斯林在倫敦增長得這么快,甚至選上了倫敦市長?其實只要看看倫敦普通打工族的工資和物價,再看看這些小超市,原因不難理解——生活逼的。存在決定意識。

    據導游的介紹和我自己的觀察,憑倫敦的物價,普通打工族的工資在倫敦過日子是有點緊巴巴的。

    收入。據導游介紹,目前英國規定的每小時最低工資是:十六歲以下四英鎊,十七到二十歲六英鎊,二十到二十四歲七英鎊,二十五歲以上八英鎊。40%的英國人年收入在兩萬五千英鎊左右。

    稅收。年收入一萬二千英鎊以下免稅,一萬二至四萬七稅率20%,四萬七至十萬稅率40%,十萬以上稅率50%。除了這些個人所得稅,還要另加醫療養老福利保險之類。

    日常生活開支大項:

    住房。導游介紹說,倫敦公寓房里的一間臥室月租500英鎊,廚房廁所幾家共用,水電費用另加。廣告一出來立刻搶光。導游說她的妯娌住在這樣的公寓里的一個單間里,跟其他四個人合用廚房廁所,月租400英鎊,但臥室里沒窗戶,等于住儲藏間。

    吃飯。吃一頓快餐一般得七到十英鎊。要下飯館吃一頓二三十鎊很平常。我們轉倫敦唐人街時本沒打算吃飯,但經不起中國胃的抗議,忍不住到一家餐館嘗了兩客小籠包。十二個包子,外加兩小碗湯,一共二十多鎊(見圖)。

    一算帳,包子等于一鎊一個。我當時忍不住自嘲說,好嘛,一鎊銀子的包子一口就沒了。這話要原封不動穿越到古代,人們非把我當成二師兄不可。劉姥姥是二兩銀子的鴿子蛋連個響都沒聽見就沒了,我是一鎊銀子的包子一口就沒了,不跟天蓬元帥沾親又是什么?但平心而論,這個價在倫敦不算離譜。香腸卷都三鎊一個,更不用說包子了。讓我有點意外的是湯,酸辣湯海鮮湯都是大路貨,用不著專做,那么小一碗就收四鎊多,還不帶茶水,這就有點離譜了。中餐館一般都算便宜的尚且如此,倫敦其他餐館的價格水平可想而知。

    跟工資相比,既然吃快餐下館子都貴,普通打工族要居家過日子就只能自己開伙,能省一點是一點。要從吃上省,自然首先從食品采購著手。倫敦穆斯林開的蔬菜水果小超市那么普遍,倫敦穆斯林人數增長那么快,看來跟工薪族的這種經濟需要的大背景有關。

    看來倫敦的公交、地鐵、火車等交通系統有那么多黑人,旅館飯店有那么多東歐女孩等現象也跟倫敦的工資物價水平有關。倫敦居,大不易,普通行業的工資水平吸引不了本地人,所以大量雇傭外來民工。

    普通工薪族在倫敦生存不易,在英國其他地方也差不多。據導游介紹,在英國衰敗的工業區失業率高達60%,在一些煤礦區甚至高達80%。那里的工薪族的日子如何可想而知。

    很讓我有點吃驚的是劍橋。在我想象中,如此世界頂級的教育學術圣地一定充滿了濃重的學術氣氛,沒想到一下車最先看到的是“劍橋河泛舟游”的大幅廣告(見圖),以及積極上來招攬生意的成群導游掮客。因為是淡季,河邊擠滿了游艇,空空蕩蕩密密麻麻一大片。下車伊始撲面而來的不是濃厚學術氣氛,而是濃濃的商業氣息。

    在劍橋里遇上了更令我吃驚的事。我沒想到劍橋的許多有名建筑都需要買票參觀。不過對此也不太震驚。英國議會和白金漢宮都能賣票,大學為什么不能?無非是商業化市場化徹底一點而已。真正讓我去驚訝的是劍橋街上一個白人哥們把自己裝進一個垃圾桶,挺大的個子整天綣縮在垃圾桶里彈琴乞討,還特地用中文告白:“如要拍照,請打賞一些小費”(見圖)。而且據導游說,這已經成為劍橋一景。

    我真沒想到劍橋這樣知名的教育學術圣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能想象北大清華校園公開賣票嗎?能想象北大清華校園里外有人整天縮在垃圾桶里彈琴乞討,而且成為校園一景嗎?

    我由此產生的第一個感覺是如今掙倆錢真不容易,連這么委屈自己的辦法都想得出來。挺大的個子,不管天熱天冷、下雨下雪都得整天縮在垃圾桶里,還得彈琴賣唱,這得多難受?連劍橋這樣講究紳士風度的學術圣地都這樣,英國其他地方的普通人想掙錢可見有多難了。

    第二個感覺是這有點像大英帝國如今的處境。沒了殖民地,沒了外快,收入像這些打工族一樣,有限得很,不管如何精打細算挖空心思拼命撈錢,仍然處處捉襟見肘。如果要用一個字來概況對英

    國的總印象,那就是“囧”。這最關鍵的原因就是沒了外快。“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沒了殖民地,就沒地方去弄橫財。如今的大英帝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壓倒的金融霸權,沒有壓倒的資源優勢,沒有壓倒的人口優勢,沒有壓倒的幅員優勢,沒有壓倒的技術優勢,只能按照平等互利互通有無的原則跟別人打交道。一旦平等交易,你會算計別人也會算計,算來算去誰也別想占太大的便宜,能到手的收入就像工薪族的工資,是別人左算計右算計出來的,不可能讓你發橫財,更不用說持久發橫財了。

    這樣的大環境決定不管理想如何豐滿,英國如今只能無可奈何地從昔日的“大不列顛”走向“小英格蘭”。心比天高,力不從心。

    這種國力的變化被百年來英國幾次閱艦式反映得淋漓盡致。

    1914年喬治五世加冕紀念閱艦式充滿霸氣(見圖):

    1953年伊麗莎白二世加冕閱艦式規模也說得過去,還有8艘航母(見圖):

    2012年伊麗莎白女王二世登基60周年慶典時,英國已經辦不起閱艦式了,改為泰晤士河千船巡游(見圖):

    看看當年布滿海面的閱艦式,看看如今濫竽充數的內河花船,再聽聽“統治吧,不列顛!不列顛掌握著海上的霸權!”之類豪言壯語,一方面產生一種喜感,好像看見阿Q在搖晃著小辮子神氣活現:“我們先前——比你闊的多啦!”一方面想起幾句古詩詞:

    “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二戰后的一個美國政客說得更刻?。河鴨适Я艘粋€世界帝國,卻沒有找到自己的位置。

    3.需要中國

    住進倫敦塔橋旅館時,服務臺給的注意事項里有這么一條,大意是:早餐時間從6301030,其中800930是忙碌時間。如果喜歡安靜,請在那之前或之后來用餐。

    我當時沒在意,第二天睡過了頭,到餐廳時已經快830了。一出電梯門就嚇了一跳:餐廳門外排滿了人,一問都是等著用餐的。偌大的餐廳早就全擠滿了,只能走一桌進一桌。

    我這才領教了“忙碌時間”的真正份量,后悔沒早來。但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只能耐心排隊。這時才發現排隊等候用餐的大多數是中國人。

    排在我們前面的大概是個旅行社負責的,快排到時回頭跟我說:“我們的人還沒到齊,你們先請吧。”然后隨口問我:“你們這個團有多少人?”

    “四十二。你們呢?”

    “五千。”

    “五千?!”我嚇了一大跳,一邊問:“你們是坐船來的嗎?”一邊奇怪:當年搞中日青年友好之船時費了那么大勁也只接待了三千人,這次怎么一家伙來了五千?最近沒聽說中英關系有多熱乎呀……

    正在納悶,那位的回答差點震我一跟頭:“不,坐飛機來的,都分散在倫敦的各旅館了。五千算什么?上次那批一萬二呢。”

    原來只聽說過中國游客多,但究竟有多多一直沒概念。這下才真正領教了。動不動就是五千一批、一萬二一批!這得給當地旅館飯店帶來多少生意呀!難怪那么多地方絞盡腦汁吸引中國游客,難怪我在蘇格蘭愛丁堡最著名的古堡旁也能看見專門面向中國人的超大幅中文廣告推銷蘇格蘭羊絨(不過當地導游告誡大家真正的蘇格蘭羊絨都不在那里賣)。

    英國之行一大感受就是如今英國在世界上混,其他的資源和優勢都可能被耗光或過時,不可能被耗光或過時的只有一樣:老祖宗——“日不落”帝國的歷史人文遺產。其他方面收入越困難,就越需要靠老祖宗吸引游客制造旅游收入來彌補。中國游客這么多,帶來的收入實在不能忽視。

    如果我開旅館飯店,誰轟跑中國游客我肯定跟誰急——這么大一塊收入不是說找就能找到的。你要跟中國鬧翻沒關系,補償我的損失就行。如果你跟中國鬧翻卻讓我承擔損失,那我一定不干??柯糜涡挟敵燥埖钠胀üば阶蹇隙ㄒ膊粫?mdash;—普通打工族的飯碗就那么點大,經不起折騰。不管你有多少大道理也不能砸我的飯碗,要砸就得給補償。不給補償沒飯吃,就不可能不鬧事。

    在這樣的形勢決定可以對英國的基本對華立場有個大體預測:需要中國。除非能大出血給英國足夠的實惠,不大可能讓英國當真跟中國徹底鬧翻。即使真出現最壞的情況,英國仍然很可能故伎重施。特立獨行留尾巴,一方面大面上敷衍,一方面實質上跟中國保持實惠關系。

    20221122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balalaikatrio.com/wzzx/xxhq/oz/2022-12-12/79078.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12-12 00:09:55 關鍵字:歐洲  小小寰球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亚洲国产AV久

  •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