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政治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劉書林發言:黨的自我革命與思想理論建設

    時間:2022-11-28 00:09:59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劉書林    點擊:

    很高興參加紅會舉辦的專門研究黨的自我革命問題的研討會。這個問題太重要了,抓住了黨的二十大報告的一個要點。大家都在學習黨的二十大報告,全面領會報告的精神。自我革命的問題是一個不可忽視、不可動搖的要點,是保證我們整個黨的規劃部署能夠不落空的基點,應該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在這個問題上應該不斷探討并取得進展。

    我側重談一下“自我革命”當中黨的思想建設方面的問題,特別是理想信念教育這個問題。

    一、從馬克思、恩格斯的深刻論述,到毛澤東的第一份答案和習近平的第二份答案

    自從潤為同志布置了這個議題,我把過去看到的馬克思主義的有關論述重新溫習了幾遍,梳理了一下思路。馬克思、恩格斯合作的第一部成熟作品《德意志意識形態》,里面有很多值得我們深思和具有啟發性的內容,對于我們研究黨的自我革命問題具有重要指導作用。

    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馬克思、恩格斯指出:“革命之所以必需,不僅是因為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能夠推翻統治階級,而且還因為推翻統治階級的那個階級,只有在革命中才能拋掉自己身上的一切陳舊的骯臟的東西,才能勝任重建社會的工作。”(《德意志意識形態》,《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543頁)

    “在革命中,一方面迄今為止的生產方式和交往方式的權力以及社會結構的權力被打倒,另一方面無產階級的普遍性質以及無產階級為實現這種占有所必須的能力得到發展,同時無產階級將拋棄它迄今的社會地位遺留給它的一切東西。”(同上,第581頁)

    在第一段,馬克思、恩格斯認為,革命之所以必要,不僅是因為沒有其他的辦法能夠推翻統治階級,而且還因為推翻統治階級的那個階級即無產階級,只有在革命中才能夠拋掉自己身上一切陳舊骯臟的東西,才能勝任重建社會的工作。這就是革命者的兩重任務:第一個任務是必須打倒反動的統治階級;第二個任務是革命者本身只有在革命當中,才能逐漸丟掉自己身上的那些落后東西、骯臟的東西,只有清理自己思想上陳舊和骯臟的東西,才能完成推翻統治階級的任務。如果無產階級自己在革命中不堅持革自己的命,不清理自己的“陳舊和骯臟的東西”,革命的任務就不能完成。

    在第二段,無產階級為實現這種革命的“占有”所必須的能力要得到發展,那么無產階級就必須要拋棄它迄今為止從自己所處的社會地位遺留給他的一切東西。其中所說的“占有”,就是通過革命對資本主義私有制生產資料的“公共占有”,讓無產階級整體占有生產資料。同時,實現無產階級革命,就必須把自己從統治階級、資產階級掌控的舊社會那里帶來的陳舊和腐朽的東西拋棄掉。這個含義與上一段類似,還是強調參加革命,不僅僅是要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還要拋棄自己從舊社會帶來的落后的、剝削階級影響的那些思想意識的骯臟東西。如果只是革資產階級的命,不清理掉自己思想上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影響,那么,推翻資產階級、建立公有制的革命成果也是保不住的。

    總而言之,馬克思、恩格斯在這里提出的一個重要思想,就是:“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這也是毛澤東經常講、習近平現在也經常講的話。

    還有兩段論述也是對于黨的“自我革命”有指導意義的。這兩段論述是出自恩格斯致奧古斯特·倍倍爾的信(1873620日于倫敦)。

    恩格斯說:“我們深知,氣泡是一定要破滅的。什么烏七八糟的人都鉆到國際里來了。它里面的宗派主義者猖狂起來,濫用國際,希望會允許他們去干極端愚蠢而卑鄙的事情。我們沒有容忍這種情況。我們很清楚,氣泡總有一天是要破滅的。我們所關心的不是災禍推遲到來,而是設法使國際純凈清白地從災禍中脫身出來。”(《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第512頁,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在這封信中,恩格斯還指出:“無產階級的運動必然要經過各種發展階段;在每一個階段上都有一部分人停留下來,不再前進。”(同上,第514頁)

    恩格斯在這里所說的“國際”是指當時的“第一國際”即“國際工人協會”。當時的“國際”,本來就是一個無產階級群眾的聯合組織,還不是一個獨立的無產階級政黨。特別是到了“國際”的后期(“國際”在1876年最終解散),巴枯寧主義、拉薩爾主義泛濫,在1871年以后的低潮時期,國際已經無能為力。恩格斯揭示了對第一國際的隊伍進行清理的必要性,并且看到,問題的癥結,在于“在每一個階段上都有一部分人停留下來,不再前進。”怎么解決在一定的階段上“停滯不前”的部分人的問題,就成了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重要任務。

    面對這種組織上的混亂,恩格斯的態度非常鮮明:一是通過教育,讓大部分人從災禍中擺脫出來;二是進行清理。從思想上來說,“自我革命”就是防止革命隊伍中一部分人停留下來、不再前進的現象。一些人不愿意向前走了,而且還有可能反過來顛覆革命成果,往回倒退。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但也不值得大驚小怪。魯迅先生說過:“因為終極目的的不同,在行進時,也時時有人退伍,有人落荒,有人頹唐,有人叛變,然而只要無礙于進行,則愈到后來,這隊伍也愈成為純粹,精銳的隊伍了。”(魯迅:《二心集·非革命的急進革命論者》,《魯迅全集》第4卷第226頁,人民文學出版社1996年版)清理那些相形見絀者、叛變者相對來講是較容易的事,但是要教育那些可以教育的人,卻是一件艱苦的事情。需要做大量的深入細致的思想教育工作。

    黨的思想建設有三個方面:一是方向問題,即搞不搞馬列、信不信馬列的問題;二是立場問題,即要不要站在絕大多數人一邊;三是作風問題,即行為風格的高低、好壞?,F在反腐敗斗爭直接解決的是作風問題,解決的是黨員干部中貪圖享受、腐化墮落、貪污受賄、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等問題。但作風問題,在深層次上也是個思想理論問題和立場問題。沒有信仰,信仰不堅定,立場就要出錯,作風就要變壞了。黨的自我革命,目前在解決作風問題上有一套相對比較成熟的東西。對此,二十大報告做了比較清晰全面的總結。

    思想建設方面,自從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很強調理論學習和黨的思想建設。在二十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組織實施黨的創新理論學習教育計劃,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加強理想信念教育,引導全黨牢記黨的宗旨,解決好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問題,自覺做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的堅定信仰者和忠實實踐者。堅持學思用貫通、知信行統一,把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轉化為堅定理想、錘煉黨性和指導實踐、推動工作的強大力量。”這里特別強調了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解決好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問題、把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轉化為提升黨員思想政治素質的強大力量。另外,可期望一個“學史傳紅”(學習黨史、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的主題學習教育活動。通過這樣的學習教育活動,鼓起全黨學習進取的精神風貌,造成推進中華民族復興的強大動力。

    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提出了一個長期被忽視的“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主觀世界”的問題。在新的《準則》里,總結了一個時期以來黨內政治生活出現的一些突出問題,即“在一些黨員、干部包括高級干部中,理想信念不堅定、對黨不忠誠、紀律松弛、脫離群眾、獨斷專行、弄虛作假、慵懶無為,個人主義、分散主義、自由主義、好人主義、宗派主義、山頭主義、拜金主義不同程度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問題突出,任人為親、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拉票賄選現象屢禁不止,濫用權力、貪污受賄、腐化墮落、違法亂紀等現象滋生蔓延。特別是高級干部中極少數人政治野心膨脹、權欲熏心,搞陽奉陰違、結黨營私、團團伙伙、拉幫結派、謀取權位等政治陰謀活動。這些問題,嚴重侵蝕黨的思想道德基礎,嚴重破壞黨的團結和集中統一,嚴重損害黨內政治生態和黨的形象,嚴重影響黨和人民事業發展。”這些問題的出現和存在,原因固然很多,但一個關鍵的核心環節,就是幾十年不強調黨員要“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

    為什么會出現放松或放棄“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的原則呢?一個說得出來的理由就是包括干部在內的“知識分子成為無產階級的一部分了”,“是自己人了”,不宜再提改造世界觀了。這里有一個極大的誤會:“無產階級的一部分”、“自己人”就不用改造世界觀了?毛澤東早就破除過這種誤會。他曾指出:“世界觀的轉變是一個根本的轉變,現在多數知識分子還不能說已經完成了這個轉變。”(《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25頁,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他還指出:“知識分子也要改造,不僅那些基本立場還沒有轉過來的人要改造,而且所有的人都應該學習,都應該改造。我說所有的人,我們這些人也在內。情況是在不斷的變化,要使自己的思想適應新的情況,就得學習。即使是對于馬克思主義已經了解得比較多的人,無產階級立場比較堅定的人,也還是要再學習,要接受新事物,要研究新問題。知識分子如果不把自己頭腦里的不恰當的東西去掉,就不能擔負起教育別人的任務。我們當然只能是一面教,一面學,一面當先生,一面當學生。要做好先生,首先要做好學生。”(同上,第271頁)毛澤東說世界觀的學習改造也包括“我們這些人”,難道知識分子世界觀水平可以擺在導師之上,成為沒有必要改造的人?

    再來看看不提“改造世界觀”的后果。改革開放幾十年,從宣布知識分子是無產階級一部分以后,改造主觀世界的話語就不再提了。之后,發生過多少次資產階級自由化浪潮、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私有化的浪潮,我們都記不清楚了。但我們不可能忘記1989年發生的“政治風波”,那真是驚心動魄。既然都是“無產階級”了,都是“自己人”了,怎么鬧出這么大的亂子?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鄧小平同志在這場動亂中看出了我們的工作出現了大的失誤 — 教育失誤。這場教育失誤的根子在哪里?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因為放棄了“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自己的主觀世界”。

    二十大報告總結了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十年取得的16個方面的偉大成就,這構成了偉大的社會變革。這些成就之所以稱得起偉大變革,就是因為這些成就是在極不一般的困難之中、攻堅克難取得的,并非順水推舟輕易取得的。報告這一部分文字寫得挺好,好就好在寫了起步的背景,那一段文字,寫得比較實在。我不想重復那八類、二十一個問題的表述,但最后的一句結語不能忽視:“當時,黨內和社會上不少人對黨和國家的前途憂心忡忡。”

    二十大報告中的這一段話,清楚地告訴我們,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種社會制度并存的世界上,對人民群眾、包括知識分子在內的人們掌握馬克思主義科學世界觀的估價,要實事求是,防止估價過高,更不能放棄思想教育工作。同時還要認識到,無產階級群眾,在社會主義事業發展和建設當中,也是需要繼續不斷地拋棄自己身上從舊社會帶來的那些落后的傳統的觀念的。“兩個決裂”的任務需要伴隨社會主義革命、建設的進程一步步地完成。有些人你不讓他改造是不行的,弄不好,有些人會因為不改造世界觀,思想觀點走到人民的反面,可能與人民大眾發生對立的。有個知名教授,主張懲罰朝鮮討好美、日,呼吁放下成見支持日本當聯合國常任理事國,還說中國應該主動銷毀核武,以取信美國。他有政府機關信任的頭銜,也是高校學術上的領頭人。出這類洋相的教授,怎么教育年輕人呢?鑒于這種情況或類似情況,怎么能放棄對知識分子世界觀的改造?在改造世界觀的命題和實踐已經丟了幾十年之后,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六中全會重新提出并加以強調,后來被寫入《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當然,要真正在輿論氛圍中解決問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方向畢竟已經校正,道路已經指明。

    我的一位朋友在某機關工作,政治上表現一直不錯,挺穩健。一次,我跟他提及:有個搞自由化的人說鄧小平的功勞就是放棄社會主義,搞資本主義。我問他這種說法是不是太出格了,這能允許嗎?這位朋友卻說,有些問題中央什么時候說合適,怎么說合適,這是要講究具體情況的,不能由下面亂說。其實,他只是認為那個搞自由化的人說的時機不對。至于他是不是相信現在搞的是社會主義,恐怕也不好說。對于理論界也好,知識分子隊伍也好,在理想信念方面不是沒有問題,而是問題比較嚴重。

    包括有一些堅持馬列的同志,常常遭到網絡圍攻。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就提到過這個問題,并明確指出,以后哪里出現這種問題,首先要向當地黨委書記追責?,F在好多了,但也不好過分樂觀。這說明我們的黨的思想建設問題比較嚴重。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理想信念,校正航向,這個任務還在路上,遠遠沒有解決完。

    在黨的自我革命方面,毛主席交出了第一份答卷,主要思想是讓人民監督政府?,F在,習近平總書記交出了第二份答卷:黨的自我革命。這兩個答卷的關系,有人研究,第二個答卷是以第一個答卷為基礎,向前推進,繼續豐富發展。人民監督是外在的監督,自我革命是內在的自我監督。如果說自我革命更加強調我們黨自身的生命力煥發和自身解決問題的能力,那么學習和教育的工作就更不能放松了。黨的基本理論學習主要是馬列和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想信念教育更不能忽視。這兩個方面搞好了,自我革命才能出好的效果?,F在的反腐敗是一個先頭戰,反腐敗斗爭的勝利是一個先頭戰的勝利。這是進行思想教育的基礎。沒有這種勝利,就不能取得廣大黨員和人民群眾的信任,思想教育就不會有效果,現在反腐敗斗爭取得了偉大勝利,在這種形勢下,思想教育應該跟上,應當告訴社會應該怎么走,找出腐敗的深層次原因是什么。

    二、20世紀蘇東劇變的教訓警示世界:從共產黨蛻變為社會黨,是社會主義國家的最大的現實危險,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理想信念教育決不能放松

    我曾參加總結蘇聯解體、東歐劇變教訓的課題研究。在這過程中,一張東歐八國垮臺的日程表擺在面前:從198912月到19916月,在一年半的時間內,東歐8個國家全都徹底變質倒下,被稱作多米諾骨牌式的變化。阿爾巴尼亞是最后一個變的,但是到19916月也變了。大部分都是198912月份變的。怎么變的?非常簡單,第一步,宣布自己最高綱領由過去追求共產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改為追求民主社會主義。大家都是這么干的,沒有一個例外。第二步,宣布改成社會黨,不當共產黨了。就是這兩個變化,然后8個社會主義國家全完了。這令人深思。

    我們現在反腐敗也好,抓黨的建設也好,為了什么?最低限度起碼是為了“不垮臺”,不重蹈蘇聯東歐國家的覆轍。如果是為了這個目的,那么就得研究蘇東劇變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社會主義國家發生崩潰,干部的腐敗是一個原因,但是干部的腐敗導致劇變,還有一個過程。如果掌握最高權力的人放棄共產主義、科學社會主義,搞民主社會主義、搞社會黨,不搞共產主義、不搞共產黨,那就一點辦法都沒有。黨內就算有很多馬克思主義者,也敢于斗爭,但是只要最高權力掌握在一個死心塌地背叛科學社會主義的人手里,你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在這一點,我們中國人感到幸運。由此可以加深對“兩個確立”偉大意義的認識。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實踐歷程表明,習近平同志挽救了黨和國家,挽救了軍隊,這個評價的科學性越往后看得越清楚。中國有現在這樣的興旺景象,我們黨和人民的前景越來越光明,和我們黨選擇了一個正確的領袖有直接關系。

    20世紀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最大的教訓就是蘇東劇變,社會主義長時間處于低潮。我們要搞好黨的思想建設,一定要從蘇聯東歐的教訓里提取經驗。這些國家,都垮在拋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理想信念上,都垮在拋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上。我們應該加強思想理論方面的建設。防止共產黨人走社會黨化的道路,防治由科學社會主義蛻變為民主社會主義。

    有人認為,社會黨、民主社會主義在東歐各國勢力很強,但在我國沒有什么基礎,用不著進行反對民主社會主義的斗爭。這個結論恐怕下得比較武斷。從歷史上看,社會黨在我國確實沒有什么基礎。中國歷史上的江亢虎,曾經組織過社會黨,但并不是在工人運動中的改良派基礎上建立的。這個組織在中國旋起旋滅。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民主社會主義思潮照樣成為中國社會主義事業的重大危險。向社會黨的蛻變,同樣是中國共產黨人面對的主要風險。

    我這樣說有幾個方面的根據:

    19891月到6月,某大報頭版先后發表《“從搖籃到墳墓”的社會保障制度》等六篇向北歐社會黨執政的瑞典學習的報道和評論,一個編者按語稱:“瑞典王國是世界上最富的國家之一。1985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達13500美元。產業工人平均每月工資兩千美元以上。教授月薪4000美元。人均住房近兩間,約40㎡。在瑞典,城鄉差別、工農差別、腦體差別接近消失,人民安居樂業。婦女平均壽命80歲,男子74歲。目前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在探尋瑞典模式的奧秘。”編者列出的內容正是當時中國國內最敏感的問題。宣傳瑞典“三大差別接近消失”,無疑是想反證我國搞了幾十年的社會主義也沒有達到瑞典的水平。有關新聞社記者先后發表《瑞典官員為政清廉》、《瑞典模式引起蘇聯重視》等文章。這些材料,抹煞瑞典的具體國情,如人口少、資源多,長期保持中立的和平時機,中世紀的特殊民主傳統,單一民族等條件,片面夸張那里的美妙生活,必然擴大了民主社會主義在國內的影響。那種盲目追隨社會黨的政治傾向是很明顯的。以致2007年拋出《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的作者,也是主要以瑞典為根據,來攻擊科學社會主義、提出民主社會主義主張的。

    1998年春季,一位署名“方覺”的國內作者宣揚民主社會主義的文章《中國需要新的轉變 — 民主派的綱領意見》,在境外的幾家報紙(《費加羅報》(法)、《華盛頓郵報》(美)、《國際先鋒論壇報》(美))以及臺灣的《聯合報》發表。臺灣的報紙還借此發表《中共青壯代推動民主綱領》、《震撼中南海的一份民主派綱領》等文章一起鼓吹。這個“民主派的綱領意見”提出的民主社會主義的主張是:(1)強調思想上的多元化和自由化,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2)提出自由組織民間政黨,實行多黨政治、軍隊國家化、司法獨立化。(3)建立類似社會黨的以私有制為主體的經濟制度。(4)繼承社會黨國際在上個世紀奉行的“親美反共”政策。

    2000年,曹思源出版的《人間正道私有化》(夏菲爾國際出版公司2000年版)一書,收入了作者1999521日刊登在《世界日報》的一篇《中國應促進私有化,修憲帶動民主》的文章,其中宣稱“中國共產黨將在十年之后改名為中國社會黨”,“改名后可以名正言順地發展私有制”。

    2000年前后,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民主社會主義思潮開始借助新媒體進行傳播,出現了《新民主社會主義宣言》和《社會民主黨黨章》,作者是一個年輕的“北漂”。他在文章中宣稱:“新民主社會主義的理論發源于西歐的民主社會主義學說,它取當今社會兩大社會主義流派的精華,立足于中國的國情,加以創造性改造、延伸和大膽突破,是一個極具潛力的社會主義流派。”“自己的指導思想是多元的,靈活的,反對僵化和教條。”“新民主社會主義實行自由市場經濟,國家盡力避免加以干預。”“任何社會團體和政黨不得壟斷國家和社會管理權。”作者還為美國轟炸南斯拉夫辯護,指責南斯拉夫“進行了民族屠殺”??磥?,民主社會主義思潮在青年中的影響,不可忽視。

    2007年,有人竟然公開拋出長篇論文《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據作者自己介紹,這篇文章寫于2006年,“壓了一年”才發表。作者公開否定俄國十月革命,頌揚社會黨國際的指導思想多元化一套論調,極力鼓吹在中國實行民主社會主義。他污蔑毛澤東時代使人“失去思想”,鄧小平時代“使人失去記憶”,將來的國家性質要發生變化。這股潮流得到了一些學術團體及一些人的呼應,迷惑了不少群眾。

    看來,這種思潮一再出現不是偶然的。這說明它具有一定的社會基礎和明確的政治導向。對于這種思潮再不回答就會引起較大的混亂。2009年,有關部門組織出版的《六個“為什么”》一書,明確指出:“中國不能搞民主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是兩股道上跑的車”,“本質不同”。但是,留下遺憾的是,這本書沒有指出當時的民主社會主義思潮企圖步蘇東覆轍、顛覆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企圖和本質。

    上述那些搞民主社會主義的人的活動,在國內外造成的影響不可低估。中國共產黨已經執政70多年,其主流主張是不斷推進革命事業,但是也有相當一部分人主張不再往前走,自己撈到一定的地位和財富以后,希望停下來享受一輩子或者幾輩子。這些人就是民主社會主義思潮的社會基礎。還有,中國一路奔跑、搞改革,而改革解決的核心問題,特別是改革的總目標在實際進程中有時是不夠明確的,這難免產生一定的混亂。最終,還是黨的十八大后,習近平總書記帶領黨和人民制定了清晰的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而且以十分清醒的鑒別力和判斷力把話講明白了:該改的堅決改,不該改的堅決不改。太英明了!人民群眾盼望了40年終于聽到了這樣擲地有聲的話。這句話是真理。該改的改,不該改的怎么能改呢?應當說,在現實中,沒有足夠的政治定力和鑒別力是說不出這話的。黨的二十大進一步明確地提出“守正創新”,這個口號更是寶貴。這是辯證唯物主義的態度,是我們思想上行動上的指南。二十大報告把這句話解釋得特別好:什么是守正?守正就是防止犯顛覆性的錯誤,就是防止迷失方向。創新是為了把握時代、引領時代。以前改革進程中出現一些復雜的現象,再加上腐敗現象,拉大了人民群眾和體制內干部的距離。當然,當時的干部也不是一個立場,多數繼續往前走,開拓前進,但是有的就是不想向前走了。當然,這個界限也不好分清,各自的程度也不易說清說好。在這種情況下,社會黨的思想最容易泛濫,對不少人來說,它帶著“民主”和“社會主義”的旗號,具有相當大的欺騙性,而它名稱上的“社會主義”又是無聲的遮羞布。

    堅持自我革命,思想理論的學習和提升,在改造客觀世界的同時改造我們革命隊伍自己的主觀世界,是至關緊要的一項戰略任務。在蘇東國家劇變30多年的歷史時刻,總結蘇東失敗教訓,揭示民主社會主義思潮的本質和嚴重危害,認清它在現實社會主義國家的顛覆作用,堅定科學社會主義的理想信念,堅定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四個自信”,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黨的二十大號召:“用黨的創新理論武裝全黨是黨的思想建設的根本任務。”“堅持理論武裝同常態化長效化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相結合。引導黨員干部不斷學史明理、學史增信、學史崇德、學史力行,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以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為重點在全黨深入開展主題教育。”學習基本理論,學習黨史,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三個核心內容在主題學習教育活動中應該緊緊跟上,大力推進黨員干部的思想理論素質和自我革命的進程。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balalaikatrio.com/wzzx/llyd/zz/2022-11-27/78832.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11-28 00:09:59 關鍵字:政治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亚洲国产AV久

  •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