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岳青山:面對和平演變風險,陳云說這個問題“到了大呼特呼的時候了”

    時間:2022-12-06 00:05:40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岳青山    點擊:

    陳云為什么說如何看待列寧的帝國主義論的問題已經“到了大呼特呼的時候了”

    岳青山

    在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陳云傳》里,記載著198998日他同新當選的分管宣傳工作的中央領導同志作過一次重要談話,主要內容是如何看待列寧的帝國主義論。陳云說:“今天同你講講一個理論問題,也是一個現實問題。列寧論帝國主義的五大特點和侵略別國、互相爭霸的本質,是不是過時了?我看,沒有過時。”接著,陳云就問李瑞環:“列寧論帝國主義中講的有哪五大特點?”不等到回答,陳云說:“概括地講,就是從自由經濟到壟斷經濟,從工業壟斷到金融壟斷,形成財政寡頭,然后資本輸出,分割殖民地,最后就要打仗。”陳云說:“列寧寫這篇著作的時候,帝國主義國家為瓜分殖民地而進行的第一次大仗還沒有結束。戰爭并沒有解決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的基本矛盾,卻引起了無產階級的革命。”陳云還在分析了蘇聯十月革命以來的中外歷史進程以后,要求大家保持清醒頭腦。他說:“從歷史事實看,帝國主義的侵略、滲透,過去主要是‘武’的,后來‘文’、‘武’并用,現在‘文’的(包括政治的、經濟的和文化的)突出起來,特別是對社會主義國家搞所謂的‘和平演變’。那種認為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已經過時的觀點,是完全錯誤的,非常有害的。這個問題,到了大呼特呼的時候了。”(《陳云傳》第1809-1810頁)現在,我國正面臨世界百年未有的大變局,重溫陳云同志重要的談話,是很必要、很有益的。

    (一)

    陳云此次關于帝國主義論的重要談話是經過深思熟慮,有感而發的,有其很強的針對性和緊迫性。

    19899月,陳云為什么要同新當選分管宣傳工作的中央領導同志談話?其時黨的工作千頭萬緒,陳云為什么既不談緊迫的政治問題,也不談他自己擅長的經濟問題,更不談他分管的黨風問題,而單單主要地談如何看待列寧的帝國主義論的問題呢?更準確一點說,是談帝國主義國家對社會主義國家搞所謂“和平演變”的問題呢?

    這就不能不看到,這個問題當時不僅是重要的理論問題,而且是緊迫的現實問題。

    1989年是我們共和國歷史上極不平常的一年。這年46月,北京及全國一些城市暴發了嚴重的“動亂”、“政治風波”。后來看,這是一場未遂的“和平演變”,是一場驚心動魄、企圖顛覆我們的社會主義事業的顏色革命,其規模之大,持續時間之久,在共和國歷史上是從未有過的。問題的嚴重性在于,它竟然得到了黨內野心家和兩面人的支持,這就將我黨我國推向瀕臨崩潰和改旗易幟的懸崖邊緣。誠如毛主席預言,“整個中國就要改變顏色了……這是多么危險的情景呀!”(1963年給《浙江省七個關于干部參加勞動的好材料》寫的批語)好在,黨中央果斷地平息了這場政治動亂,挽救了黨和國家。但是,這種危險不能不引起陳云同志思想上的極大震驚和深刻反思:為什么我們自己培養出來的這么多青年學生竟然掀起這樣大的“政治風波”?為什么共和國歷史上過去就沒發生國這樣的大動亂?為什么這場動亂險些使我國幾百萬革命先烈的鮮血差點付之東流?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陳云同志認為,這些年在思想教育和意識形態領域,我們沒能做好工作,打了敗仗,理論高地相繼失守,思想工作日益削弱,無疑地是一個重要原因。陳云同志還認為,這是改革放開后,帝國主義加強對我國實行“和平演變”,導致我國國內“資產階級自由化”泛濫。有些人公然宣揚什么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已經過時,什么帝國主義是“寄”而不生、“腐”而不朽、“垂“而不死,什么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的發展將日益“趨同”。而紅極一時的某政論片竟把中華民族污蔑得一無是處,將西方資本主義吹上了天,等等。一時間,主流媒體對帝國主義、霸權主義等提法諱莫如深,這些提法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消聲匿跡。

    所以,陳云同志尖銳地指出:“如何看待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就不僅是一個理論問題,而且是一個實際問題。要吃一塹長一智。”陳云同志認為,有必要加強對列寧的帝國主義論的宣傳工作,守好意識形態的馬列主義陣地,這是國家長治久安的理論基礎。

    (二)

    面對種種錯誤的聲音,陳云同志旗幟鮮明:“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是客觀真理,不會過時!”

    列寧揭示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的最高階段,有五個基本特征:

    1)生產和資本的集中發展到這樣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經濟生活中起決定作用的壟斷組織;(2)銀行資本和工業資本已經溶合起來,在這個“金融資本”的基礎上形成了金融寡頭;(3)與商品輸出不同的資本輸出有了特別重要的意義;(4)瓜分世界的資本家國際壟斷同盟已經形成;(5)最大資本主義列強已把世界上的領土分割完畢。因而,帝國主義在重新分割世界之時,就不得不把手伸向任何一塊土地。侵略別國,爭奪領土,爭奪霸權,這就是帝國主義的本質。

    星移斗轉,一百多年的實踐不容分辯地證實了列寧的帝國主義論的客觀真理性,帝國主義的本性不會變的,也是能變的。因此陳云才會堅定地說:“列寧論帝國主義的五大特點和侵略別國、互相爭霸的本質,是不是過時了?我看,沒有過時。”

    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是帝國主義發展到最高階段的理論結晶,是歷史的邏輯和理論的邏輯的完滿統一,因而是客觀真理,任何人也否定不了。

    那么,帝國主義本質又為什么是不會“過時”的呢?

    陳云的理解是,帝國主義的本質,是它的“基本矛盾”規定了的,只要這種“基本矛盾”沒有解決,它的本質就不會改變。他說,帝國主義的“基本矛盾”,即帝國主義生產的社會性和生產資料占有的私有性之間的矛盾,以及這種矛盾表現的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并沒有解決;這是資本主義固有的本質規定;只要資本主義存在,就有其“基本矛盾”存在,否則,就不是資本主義,不是帝國主義。只有通過無產階級革命,如同俄國的十月革命,帝國主義內在的“基本矛盾”,才能得到解決。

    這也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原理,質與物事是同一的;質在物事在;質變物事變。怎能異想天開帝國主義的本質會“過時”呢?

    (三)

    陳云同志進而指出,我們要堅定地牢記帝國主義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又要清晰地看到它的策略、手法卻是與時俱進,變動不居的。“要求大家保持清醒頭腦。”

    陳云同志在深刻地分析了“蘇聯十月革命以來的中外歷程”后說:“從歷史事實看,帝國主義的侵略、滲透,過去主要是‘武’的,后來‘文’、‘武’并用,現在‘文’的(包括政治的、經濟的和文化的)突出起來,特別是對社會主義國家搞所謂的‘和平演變’。”

    這里,陳云同志從“歷史事實”出發,指明帝國主義的策略也在不斷地轉換,大體上經歷三個階段:早先,“主要是‘武’的”,妄圖用武力打垮社會主義國家,只是歷史證明很難;后來,就“‘文’、‘武’并用”,也達不到夢期的效果;如今,則轉換成主要來“文”的,“現在‘文’的(包括政治的、經濟的和文化的)突出起來,特別是對社會主義國家搞所謂的‘和平演變’。”

    這是在告誡大家,中美關系正?;?,中國同美國等國家各方面的交往日益增多,帝國主義的“侵略、滲透”策略已經發生新的轉換,主要是“文”的突出起來,這種“文”的,既“政治的”,又是“經濟的”,更“文化的”的,竭力對我國進行滲透和影響,在我國內部培植他們的代理,拼湊“第五縱隊”,對你們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實行“和平演變”。因此,陳云同志強調在改革開放之時,“要我們一定要保持清醒”,決不能像喝醉了酒似的迷迷糊糊,昏頭昏腦,那就勢必落入帝國主義的圈套,害黨誤國。

    (四)

    此次重要談話快結束的時候,陳云同志特別針對“那種認為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已經過時的觀點”做了三點總結:

    其一是,那種認為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已經過時的觀點,是“完全錯誤的。”不是部分錯誤的,而“是完全錯誤的。”因為: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是來源于歷史的社會實踐;是對資本主義發展新階段的科學概括;并且還已經受了長期實踐標準的檢驗,從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歷史事實”,證明了它的科學性和真理性。這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

    其二是,那種認為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已經過時的觀點,是“非常有害的。”這里,陳云同志強調,所謂“非常有害”,“害”在它否定了列寧的帝國主義論,就是否定了列寧主義,也就動搖了我們黨的理論基礎;“害”在麻痹和毒害了廣大干部和人民的思想,搞亂人心;“害”在為帝國主義對我國“和平演變”造成了輿論,充當著“內應”,遙相呼應,里應外合。我國1989年爆發的那場“政治風波”,難道不是充分地證明了這種否定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思潮的危害性大到了何等地步呀?

    其三是,吃一塹長一智。陳云同志強調,“這個問題,到了大呼特呼的時候了。”大呼什么呢?大呼中央要對這個問題引起高度重視,帶動各級領導認真學習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武裝自己,保持清醒頭腦。大呼宣傳部門的干部一定要堅守意識形態領域的馬克思主義陣地,守土有責;要對一切動搖馬列主義的錯誤觀點,一定要敢于斗爭,堅決斗爭,決不能聽之任之,任其泛濫。

    綜上所述,陳云這次同分管宣傳工作的同志的重要談話,斬釘截鐵指明: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是客觀真理,“沒有過時”,這對我國現今處在歷史大轉折、時代大變動,世界大變局的十字路口,有著重大的現實意義。陳云高瞻遠矚,“看問題有眼光”,“很尖銳”,能“抓住要點”。這就是毛主席在1956年推薦陳云當中央副主席時說的:“我看他這個人是個好人,他比較公道、能干,比較穩當,他看問題有眼光……不要看他和平得很,但他看問題很尖銳,能抓住要點。”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balalaikatrio.com/wzzx/llyd/ls/2022-12-05/78980.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12-06 00:05:40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亚洲国产AV久

  •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