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

    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杜鵑花開 ->

    詩歌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陳先義:致敬柳州

    時間:2022-12-05 00:10:39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陳先義    點擊:

    柳州名出柳江,隋朝就有,但后人依然愿意相信柳州之“柳”出自柳宗元,或許人們這是出自對這位柳州刺史的熱愛和懷念吧。唐元和十四年,柳宗元病逝柳州,世人便稱他為“柳柳州”。柳州有一塊名聞天下的碑刻,碑文為柳宗元親自手書,因此又稱“柳侯手書龍城柳”碑刻。今天在全民抗疫的當下,我們再次吟詠柳州:

    “龍城柳,神所守,

    驅厲鬼,出匕首,

    福四民,制九丑。”

    遒勁有力的18個大字,

    刻上淺青色的石頭。

    就這樣傳了萬代千秋,

    于是世人記住了柳侯,

    也記住了柳侯手書龍城柳。

    于是柳州人銘記,

    驅厲鬼出匕首,

    心憂天下的柳侯。

    于是直到今天,

    天下都在謳歌,

    謳歌不信邪的柳柳州。

    當年柳侯的故事,

    至今依然飄蕩在,

    飄蕩在柳州的山水田疇。

    那些不信邪的傳說,

    傳了千秋萬代,

    至今依然銘記在,

    銘記在柳州百姓心頭。

    今天世界不禁在問,

    憑什么呀,

    新冠病毒肆虐了天下,

    卻唯把柳州獨留?

    疫情魔鬼橫掃了九州,

    為何在柳州,

    就是不曾得手?

    核酸拴住了億萬黎民,

    卻為何又無奈何柳州?

    讓人恐怖的疫魔,

    蹂躪了整個地球,

    為何這柳州,

    居然成為一座孤島,

    一艘拯救百姓的諾亞方舟?

    一千遍的追問啊,

    一萬遍的訊求,

    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呀,

    暗暗把咱柳州護佑?

    莫非那個遠行的柳侯,

    還在手握驅厲鬼的匕首?

    莫非柳侯的靈魂,

    依然和咱柳州百姓,

    相廝相守?

    一遍遍追問啊,

    一次次的尋求,

    忽然有人翻開了那本,

    柳州三年抗疫的歷史,

    墨寫的答案鐫刻在史冊,

    這答案注定彪炳千秋。

    請不必再尋找了,

    答案全寫在,

    寫在柳州百姓心頭。

    聽柳州人民的回答吧:

    柳州的平安,

    全賴于我們奮力斬斷,

    斬斷了資本勢力進攻的魔手。

    斬斷了它,

    我們的平安,

    便有了鐵壁銅墻護佑。

    哪怕它說個天花亂墜呀,

    我們壓根不信私人掌控的核酸,

    我們不信你說的什么私有,

    活著的權力,

    再傻也不能交給劊子手。

    我們只信一條,

    社會主義的公民,

    最放心社會主義的公有。

    面對接軌美國的資本,

    柳州一聲發自內心的斷吼:

    滾吧,快滾,

    奢血的魔鬼請滾出柳州。

    那些覬覦這片山水的壞蛋,

    請你立即住手。

    說什么狗屁第三方,

    柳州人只看見,

    那些資本張著喋血的大口。

    姓社姓資,

    我們心里明鏡似的,

    不要再跟我說了,

    我們清楚的很,

    壓根兒就不信美國西方。

    我們只信毛主席,

    還有馬克思,

    那個歐洲的白胡子老頭。

    兩個老人家循循善誘,

    告訴我們什么時候,

    也不可相信資本家們,

    他們那些騙人的胡謅。

    有一份利潤,

    他們會有十倍的瘋狂,

    有十倍利潤,

    他們便可以扒我們的皮,

    吞我們的肉。

    誰會相信他們吶,

    把下雨的權力交給了賣傘人,

    這晴天的日子還有什么盼頭?

    讓核酸疫苗都做成了生意,

    這疫情就會再無盡頭。

    疫魔橫行的那些日子,

    我們看柳州,

    文件字字千鈞斬釘截鐵:

    與抗疫有關的疫苗核酸,

    統統實行國有。

    不允許國內私人資本參與,

    更不允許國外,

    那些資本大佬們,

    明里暗里插手。

    所有喋血的資本,

    請收回你們,

    貪婪的惡手。

    這是社會主義的地盤,

    我們從來不允許什么私有。

    想利用疫情發財嗎,

    就做你的夢吧,

    花言巧語,

    騙不了柳宗元,

    曾經教化過的柳州。

    如果你們硬著闖入,

    請小心,

    柳侯留給我們,

    那殺壞人驅厲鬼的匕首。

    那個造假的核酸公司,

    盡管你扮成了什么美女,

    可我們依然看見了你,

    噴著毒芯的蛇口。

    盡管你披上了人皮,

    盡管你假裝“姍姍”來遲,

    可我們早把你看透。

    你的內心多么骯臟啊,

    你的形象多么丑陋。

    對待你們,

    柳州人只有一條,

    杜絕惡魔來犯,

    我們只有嚴防死守。

    這是毛主席給我們的法寶,

    這是我們立勝強敵的魔咒。

    想起來這些年,

    一塊又一塊陣地失守了,

    我們多么心疼啊,

    都因為私人資本的無序擴張。

    都因為盲目相信了,

    農夫口袋里,

    那只狼的苦苦哀求。

    我們都上了當了啊,

    當了一回東郭先生,

    把活活生命了送進狼口。

    今天,我們明白了,

    資本把核酸疫苗變成了產業,

    用金錢代替了倫理,

    把人命踩在腳下,

    搓了又搓,

    踩了又踩。

    蹂了又蹂。

    教訓慘痛啊,

    把毛主席交給的那把,

    堅持公有制的金鑰匙,

    居然全丟在了腦后。

    今天為了順應天道,

    為了穩定民心,

    我們不僅要學習柳州,

    還本該公有的必須還給公有。

    對那些騙我們的那些奸佞賭徒,

    我們還要動用,

    動用人民民主專政,

    打擊犯罪,

    懲辦惡首。

    對那些草菅人命者,

    我們順應民心,

    必須施以重典,

    不必再啰嗦了,

    按毛主席過去的辦法,

    對不讓百姓活的人,

    動用人民民主專政的鐵拳頭,

    格殺勿論,

    不可猶豫了,

    該殺頭的立即殺頭!

    立即殺頭!

    讓槍聲響起來時,

    那些魑魅魍魎,

    才會瑟瑟發抖。

    我們不能允許,

    社會主義的朗朗晴空,

    讓幾個貪婪的賭徒,

    弄得到處都是怨聲哀愁。

    于是,

    我們致敬柳州,

    我們學習柳州,

    我們希望把二十大報告的“斗爭”,

    變成人民民主專政的怒吼。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balalaikatrio.com/wzzx/djhk/sg/2022-12-04/78958.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22-12-05 00:10:39 關鍵字:詩歌  杜鵑花開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hswhtg@163.com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 技術支持:網大互聯
    亚洲国产AV久

  • <table id="neswa"></table>
    <table id="neswa"></table>

  • <td id="neswa"></td>
    <acronym id="neswa"><label id="neswa"><menu id="neswa"></menu></label></acronym>